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强势插入-第62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直接被自己血管和心脏的爆炸崩得血肉横飞。这个结果看着很凄惨,实际上瞬间死亡的他们少承受了许多的痛苦。由于这些血雾的加入,让第六波尘浪彻底的变成了血浪。从外面看来,那在翻滚中从灰变红的尘烟,极像傍晚天边那艳丽的火烧云。

本来怒吼连天的战场,此刻变得一片死寂。无论半人马还是牛头人,都傻傻的看着面前这翻滚着艳丽色彩,宛如坠落在地面火烧云一般的巨大尘烟团。在漫天血雾的帮助下,那些本来会漂浮很久的尘烟,以一种让人感到震撼的速度平复。

看着被血雾打湿,弄成红色血泥的尘土,将一个个还能站立在80红色烟雾覆盖范围内的半人马,变成一个个红色的,散发着血腥气息的泥像。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抽搐。而目光从红色泥像的缝隙延伸,投向风暴中心地带的时候。所有人都被翻涌的血液弄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
站立的泥像们,形成了一个宛如圆规画出来的圆环。这个圆环距离圆心足有五十米。在这个圆环里边,还有一道清晰地圆环。那是一道由密密麻麻堆叠在一起尸体形成的四十米米宽的圆环。而这个圆环里边,是一个直径十米,溜溜圆的一个血池。一个最深处达到一米的血池。说是一米深,因为现在单膝跪倒在血池中心的阿憨。那个立起膝盖都淹没在鲜血之中。

而弄得众人要吐血的,正是那个单膝跪在血池中心的憨货。因为他身上本来漆满红漆的铠甲,红漆剥落得干干净净。除了那个突起的荆棘鸟图案上有着斑驳的红色,勾勒出荆棘鸟的形象外。整个盔甲在火光中散发出银色的金属光芒。应该说,除了荆棘鸟和头盔眼部缝隙中透出的血色光芒外。阿憨露出血池外面的部分完全是一尘不染。银光闪闪的阿憨,在这个宛如地狱的80米半径的血环中,是如此刺眼。

上百个面朝圆心,宛如参拜,被血泥覆盖的血色泥像。七八十具宛如祭拜邪神祭品,堆叠成圆环的尸体。以及直径10米,异常刺目的血池。最为诡异的就是完全不同于这个巨大圆环,异常洁净。银光闪闪,单膝跪倒,跪在血池中央的铁甲牛头人。因为在半人马战士的眼中,这个夹着巨大轰鸣,瞬间击杀一百余名半人马战士。让另外一百余名半人马战士如同泥像生死未卜的恐怖战士。根本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。那个恐怖圆环核心的血池,现在正连接着地狱血池,即将释放出无尽的恶魔。这是每个半人马战士心中的想法。

而看到同样景象,嗅着同样浓烈血腥气息的牛头人战士。却有着完全不同于半人马战士的感受。尤其是刚刚被阿憨嘲讽的,一直以预备军团第一勇士自居的断角。于是几个被狂化后热血弄得本就狂躁不安的牛头人战士,在断角的带领下“嗖!嗖!嗖!”的窜了起来。聪明点的跑两步,在助跑下起跳。冲动的直接原地起跳,玩立定跳远。还有的干脆原地垂直起跳。

看着一个个牛头人,借着狂化得来的狂暴力量的帮助,将笨重的身体送上两米到三米五高低不同的空中。想着那个让人心胆俱裂的80米血环。所有的半人马战士崩溃了。

就连伊克&;#8226;凯隆都不例外。这个号称甜水绿洲第一铁血可汗,手中染血数十万生命的暴君。昨天被他灭族的甜水绿洲第二可汗部族的血还未冷,冲进牛头人部落时狂嚎的杀戮命令还在耳边回荡。可汗大人的心却已经变得拔凉拔凉的了。什么勇武,什么嗜血,什么暴躁,那都是屠杀别人时的情绪。真的被别人屠杀时,无论你曾经身份多么显贵,气质多么的高贵。恐惧都会将你变成懦弱的羔羊。

尽管几位模仿者的强化版战争践踏,威力要小于刚刚阿憨妙手偶得的那个。但是其杀伤力依旧恐怖,最小的波及范围也达到了直径45米。一次三十名重甲牛头人的重骑兵似冲锋,七八个强化版的战争践踏。在短短的两分钟时间里,就将半人马战士弄死一半。另外还有几百人处于战争践踏的瘫痪中。

尽管已经心胆俱裂,尽管已经被逃跑的念头灌满整个脑袋。伊克&;#8226;凯隆的脑袋,还是要比那些普通的半人马聪明得多。看到几名牛头人巨大身体,象刚刚那个魔鬼牛头人一样飞上天空。伊克&;#8226;凯隆迅速的判断了一下这些大块头的大致落点。便发出一声怒吼,挥舞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巨型大砍刀,带着自己的几十名卫队冲向自己判断出来的安全位置。

堆满半人马战士,基本是人挨人的战场。对于普通的半人马战士来说,想短时间完成几十米距离的移动,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可是对于一个可汗,尤其是伊克凯隆这样号称屠夫的可汗来说,难度却并不是很大。

卫队的梭镖,可汗的金刀,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的同伴身上戳下去,看过去。鲜血飞溅,并不能用滚烫融化可汗冰冷的心。碎肉横飞,并不能唤醒可汗的同胞之情。跌落尘埃那个,曾经两次救过可汗性命战士的哀怨目光,也不能换来可汗心中的一丝怜悯与愧疚。于是可汗大人的果敢与铁血,在加上一丝运气,换来了他距离最近的一个战争践踏威力边缘半米距离的结果。

第九十八章 可汗之死

 如果说牛头人如同地狱使者的收割生命,击溃了所有半人马的勇气与信心。让半人马产生了不可战胜的想法,士气极度低落的话。伊克&;#8226;凯隆这个可汗对自己人挥动的屠刀,就是直接将半人马战士心灵击碎的重锤。

怒骂,哭嚎放开四条腿向部落大门处挤去者有之。闷声将武器向挡路者招呼的有之。被恐怖的场面和同伴们表现,吓的四条腿发软挪不动步的有之。唯独和敌人拼命的,应了小沈阳的一句话“这个,是真没有了。”

带着十几个还算勇敢,没有光顾逃跑,将武器扔掉的近卫。伊克&;#8226;凯隆尽管在惊慌中,依旧选择了一个横聪明的逃跑路线。那就是一个个吓的半人马不敢靠近,形成空旷地带的血环。

可是当伊克凯隆长刀一指,冲进靠近门口的一个血环的时候。他猛然发现,身边本来密密围着的近卫。一下子几乎全部消失了,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三五个。就是这仅剩的三五个,还有一个机灵的老兄,在冲出不到五米距离,就转身跑回人堆中,和人群一起选择了绕行。

看到这样的情形,伊克&;#8226;凯隆不由怒火中烧。心中恨不得立刻将这些懦弱的家伙撕成碎片。也正是这愤怒,让这个屠夫可汗的恐惧少了许多。看到和阿憨一样单膝跪在血泊中的这个牛头人战士,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。伊克&;#8226;凯隆不由怒从心头,起恶向胆边生。不理那几个跟来的近卫的恐惧表情,直接冲向那个跪着不动的铁甲牛头人。

当那个单膝跪地都不比自己矮多少,跪在那你宛如魔神雕像的牛头人。与伊克&;#8226;凯隆面面相对,伸手可及的时候。看着对方头盔上,深邃的眼部裂缝中透出的血色红光时。伊克&;#8226;凯隆开始后悔自己愤怒后的冲动了。

尽管后悔,但是作为让整个甜水绿洲战栗的屠夫可汗。伊克&;#8226;凯隆依旧毫不犹豫的在一声怒吼声中,挥出自己手中金光闪闪,宛如门板大小的大刀。火光中,反射着灿烂金光的大刀,划出一道耀眼的轨迹。直直的斩向那个单膝跪在血泊中,宛若神魔的牛头人战士。这个景象使得整个战场续牛头人疯狂制造杀戮血环后,再一次陷入死一般的宁静。

看着刀光如练向自己袭来,这个叫做野牛皮的牛头人战士,头盔中的嘴角,还在不停地有鲜血溢出。因为刚刚纵身跃起,发出威力强大的战争践踏。数千斤重量落地时带来的巨大撞击,已经让他受了不轻的伤。如果再给他半分钟时间,凭借牛头人强悍得变态的体魄和狂化后变态的伤害承受能力,他就可以再次生龙活虎的投入战场。可是此时,他却只能看着如练的刀光向自己的脖子袭来。

长刀上传来短暂的阻力和轻微的颤动,接着面前那颗裹在狰狞头盔中的巨大头颅,在面前带着漫天的血雾飞上天空。这完全出乎每个半人马意料的场面,让所有的半人马石像一样的石化在当场。就连杀人无数,冠以屠夫称号的伊克&;#8226;凯隆都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尽管他们的发呆,让没有跳起来发战争践踏的牛头人战士,砍菜切瓜一样的收割了上百条人名。可是当为战友去世,牛头人发出的震天怒吼;那僵立片刻被伊克凯隆枭首的巨大身体跌落尘埃的时候。半人马战士从开战以来,第一次发出了震天的喊声。本来已经溃败的半人马,在只剩下不足五百人的时候反而找回了信心。已经将武器扔掉全力逃跑的半人马战士,开始顶着牛头人的砍杀,弯腰去捡拾地上的武器,准备和牛头人们拼死一搏。

应该说这个突变已经无法扭转半人马败落,甚至全军覆灭的局面。因为这五百名依靠刺激找回一点信心的半人马,再次面对他们无法破防的敌人。再次崩溃只是时间问题。可是这个突变,对于十几个发出强化版战争践踏的牛头人战士却是致命的。因为他们还处于受伤后的僵直状态。而且在伊克&;#8226;凯隆的示范下,他们将成为半人马战士攻击的首要目标。

就在半人马战士们还在地上寻找武器的时候。伊克&;#8226;凯隆已经冲向门口的最后一个血池。只要冲过这个血池,伊克&;#8226;凯隆就将可以踏入那一望无垠的草原。凭借半人马优于牛有人的奔跑能力,这些被重甲拖累的牛头人将对自己无可奈何。到时候就是龙归大海,虎入深山。只要自己回到甜水绿洲,带上自己原有的和刚刚从第二可汗那吞并来的五万半人马大军。这个牛头人部落,已经周边的牛头人部落,都将化作飞灰。

完全找回信心看到希望的伊克&;#8226;凯隆。带着上次挥刀是所没有的无比信心,挥出手中的大刀。此时的伊克&;#8226;凯隆依然恢复了屠夫本色。挥刀的他,一边自恋的赞叹着美丽的刀光,一边舔着自己发干的嘴唇。他是我舌尖甚至条件反射的传来血液特有的那丝甜甜地感觉。

将目光投向两侧奋力阻挡牛头人战士救援的半人马近卫。伊克&;#8226;凯隆已经开始设想带大军横扫牛头人各个部落时,该用什么样手段让牛头人知道自己的厉害了。可是手中大刀猛然一顿,让自己无法握住刀柄的距离狂涌进手臂,虎口伴随着剧痛传来的黏黏热热的感觉。告诉伊克&;#8226;凯隆可汗,出问题了,而且出大问题了。于是他迅速将目光重新投向自己挥刀的目标。

可是尽管迅速的转动目光,我们的屠夫,我们的伊克&;#8226;凯隆可汗,也只看到了一个在眼前急速放大的牛角。连本能的闭眼动作都没做得出来,自己颅骨的碎裂声就已经清晰传进耳中。不知道这不算清脆的碎裂声,是否来的传进我们伊克凯隆可汗的脑海中。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因为突变,又一次变得一片死寂的战场上。每一个半人马战士,都听到了自己心中清脆的碎裂声。他们和可汗陛下的区别是:一个是碎了颅骨。一个碎了信心,碎了那个几秒钟前刚刚重新拾起的信心。

尽管我们的断角老兄,一样被自己与地面撞击的距离弄得吐了一口血。可是断角这个已经熟练掌握狂化,可以做到冷静狂化的预备军第一勇士。与那些狂化后就进入半疯的战友们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那些家伙属于人被狂化支配,所以起跳时很容易就爆发出百分之百的狂化后的力量。结果就是,当他们与大地相撞时,被百分之百的自己狂化力量反噬。直接把自己弄得受伤僵直。

冷静狂化的断角,则是由人来支配狂化的力量。这其中的好处,就不必说了。可是凡事都不会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这个冷静狂化的坏处就是,只有你百分之百的掌握了力量的使用技巧,才能够百分之百的发出狂化带来的全部力量。技巧越低,发挥的力量就越小。而整个兽人当中,除了几大王族外。没有任何一个家伙,能用自己的笨脑袋用处百分之百完美的技巧。这就是被力量控制和控制力量的区别。换种说法就是:想控制力量,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本来无法爆出最大力量,让自己的战争践踏效果不如阿憨的断角,心中还在郁闷无比,遗憾无比。可是这个让他跪在那里生闷气的伤心事,却救了他的性命,要了伊克&;#8226;凯隆可汗的性命。

本来就郁闷无比的断角,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敌人枭首,已经愤怒如狂,冷静狂化也开始被狂暴的情绪取代。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从滑腻的血池中站起来,那个杀自己同伴的凶手已经冲到自己的面前。并且挥舞着大刀砍向自己。

不是被撞击弄得僵直,?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